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是穩杠桿防風險重要抓手

2020-11-19 來源:中國網在線

描述:  近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其撰寫的文章《再論中國金融資產結構及政策含義》中提出,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宏觀杠桿率上升較快,金融資產風險向銀行部門集中。因此,他給出了三方面的政策建議:一是要穩住宏觀杠桿率;二是發展直接融資要依靠改革開放;三是要管理好風險。

  近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其撰寫的文章《再論中國金融資產結構及政策含義》中提出,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宏觀杠桿率上升較快,金融資產風險向銀行部門集中。因此,他給出了三方面的政策建議:一是要穩住宏觀杠桿率;二是發展直接融資要依靠改革開放;三是要管理好風險。

  筆者認為,我國經濟處于高質量發展階段,金融與經濟之間的聯系更加緊密,對金融體系及其資源配置功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實現經濟和金融之間的良性循環,更好地發揮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作用是對金融提出的新命題。而穩杠桿、提高直接融資和防風險這三大舉措實際上也是對金融系統的新要求以及未來宏觀政策的大方向,三者之間緊密相連、相輔相成,互相促進。

  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是穩杠桿、防風險的重要內容。

  穩杠桿的重要路徑之一就是大力發展資本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只有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尤其是股權融資,才能夠減少對銀行債權融資的過度依賴,從而實現在穩住杠桿率的同時,保持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不減的目標。

  當前,我國直接融資特別是股票融資增速較低,實體經濟融資仍以間接融資和債務融資為主,導致銀行貸款在各項融資之中的占比明顯上升。目前來看,在金融工具中,債券市場的約束比銀行貸款融資強,股權市場的約束又比債券市場強。風險過于向金融機構尤其是銀行集中,影響金融資源的配置效率,還會扭曲風險定價,放大金融風險。

  因此,近年來,優化融資結構,提升直接融資比重一直是監管部門工作的重中之重。資本市場通過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對外開放不斷提升直接融資比重,資本市場直接融資規模顯著增長。據Wind資訊數據統計,截至11月15日,年內股票融資規模達1.16萬億元(包括IPO募資4155.03億元、增發募資6854.45億元、配股募資512.97億元和優先股募資107.35億元),同比增長15.24%。其中,IPO募資規模同比增130.89%。

  近日發布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建立常態化退市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

  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不僅是 “十四五”時期資本市場的一項重要工作,同時,也將成為穩杠桿和防風險工作的重要抓手。

  穩杠桿是保證經濟穩定運行的基礎,也是穩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保障。

  易綱認為,“穩杠桿”包含了穩經濟、穩房價、穩預期等多層含義,有其內在的經濟學邏輯。給定目前的發展階段,趨勢上看中國的宏觀杠桿率還有可能上升,宏觀調控的任務就是使杠桿率盡量保持穩定,從而在穩增長與防風險之間實現平衡,并為經濟保持長期持續增長留出空間。

  在新發展格局下,穩字當先,如何保持穩增長、穩杠桿以及防風險的動態平衡至關重要。

  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三大攻堅戰”之首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其中首先是防范金融風險。近年來,金融監管部門高度重視有關防控金融風險的工作,各地區各部門齊心協力,主動作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大成效。

  從2019年的數據來看,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全年共處置不良貸款約2萬億元,商業銀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資產管理。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風險持續收斂,三年來影子銀行規模較歷史峰值壓降16萬億元。問題金融機構得到有序處置,保險領域重點風險得到緩解。網絡借貸風險大幅下降,機構數量、借貸余額及參與人數連續18個月下降。房地產金融化泡沫化傾向趨緩,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逐步化解。市場亂象存量問題持續減少,增量問題得到遏制,一批重大非法集資案件得到嚴厲查處。

  當前,從國際經濟形勢來看,經過一個時期的經濟下行,未來經濟領域風險可能向金融風險演變;從國內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在此背景下,穩住宏觀杠桿率,一方面有助于防范化解我國系統性金融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另一方面有助于我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


央廣網 中國經濟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央視網 中國網 新華網 人民網 國臺辦 國僑辦 外交部 浙江帶路投資有限公司 浙江在線 浙商大學 華商大學
頭條 國內 國際 財經 產經 金融 絲路 社會 汽車 科技 教育 軍事 文化 專題

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是穩杠桿防風險重要抓手

2020-11-19 來源:中國網在線

描述:  近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其撰寫的文章《再論中國金融資產結構及政策含義》中提出,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宏觀杠桿率上升較快,金融資產風險向銀行部門集中。因此,他給出了三方面的政策建議:一是要穩住宏觀杠桿率;二是發展直接融資要依靠改革開放;三是要管理好風險。

  近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其撰寫的文章《再論中國金融資產結構及政策含義》中提出,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宏觀杠桿率上升較快,金融資產風險向銀行部門集中。因此,他給出了三方面的政策建議:一是要穩住宏觀杠桿率;二是發展直接融資要依靠改革開放;三是要管理好風險。

  筆者認為,我國經濟處于高質量發展階段,金融與經濟之間的聯系更加緊密,對金融體系及其資源配置功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實現經濟和金融之間的良性循環,更好地發揮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作用是對金融提出的新命題。而穩杠桿、提高直接融資和防風險這三大舉措實際上也是對金融系統的新要求以及未來宏觀政策的大方向,三者之間緊密相連、相輔相成,互相促進。

  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是穩杠桿、防風險的重要內容。

  穩杠桿的重要路徑之一就是大力發展資本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只有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尤其是股權融資,才能夠減少對銀行債權融資的過度依賴,從而實現在穩住杠桿率的同時,保持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不減的目標。

  當前,我國直接融資特別是股票融資增速較低,實體經濟融資仍以間接融資和債務融資為主,導致銀行貸款在各項融資之中的占比明顯上升。目前來看,在金融工具中,債券市場的約束比銀行貸款融資強,股權市場的約束又比債券市場強。風險過于向金融機構尤其是銀行集中,影響金融資源的配置效率,還會扭曲風險定價,放大金融風險。

  因此,近年來,優化融資結構,提升直接融資比重一直是監管部門工作的重中之重。資本市場通過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對外開放不斷提升直接融資比重,資本市場直接融資規模顯著增長。據Wind資訊數據統計,截至11月15日,年內股票融資規模達1.16萬億元(包括IPO募資4155.03億元、增發募資6854.45億元、配股募資512.97億元和優先股募資107.35億元),同比增長15.24%。其中,IPO募資規模同比增130.89%。

  近日發布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建立常態化退市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

  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不僅是 “十四五”時期資本市場的一項重要工作,同時,也將成為穩杠桿和防風險工作的重要抓手。

  穩杠桿是保證經濟穩定運行的基礎,也是穩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保障。

  易綱認為,“穩杠桿”包含了穩經濟、穩房價、穩預期等多層含義,有其內在的經濟學邏輯。給定目前的發展階段,趨勢上看中國的宏觀杠桿率還有可能上升,宏觀調控的任務就是使杠桿率盡量保持穩定,從而在穩增長與防風險之間實現平衡,并為經濟保持長期持續增長留出空間。

  在新發展格局下,穩字當先,如何保持穩增長、穩杠桿以及防風險的動態平衡至關重要。

  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三大攻堅戰”之首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其中首先是防范金融風險。近年來,金融監管部門高度重視有關防控金融風險的工作,各地區各部門齊心協力,主動作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大成效。

  從2019年的數據來看,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全年共處置不良貸款約2萬億元,商業銀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資產管理。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風險持續收斂,三年來影子銀行規模較歷史峰值壓降16萬億元。問題金融機構得到有序處置,保險領域重點風險得到緩解。網絡借貸風險大幅下降,機構數量、借貸余額及參與人數連續18個月下降。房地產金融化泡沫化傾向趨緩,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逐步化解。市場亂象存量問題持續減少,增量問題得到遏制,一批重大非法集資案件得到嚴厲查處。

  當前,從國際經濟形勢來看,經過一個時期的經濟下行,未來經濟領域風險可能向金融風險演變;從國內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在此背景下,穩住宏觀杠桿率,一方面有助于防范化解我國系統性金融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另一方面有助于我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


japanese厨房乱tub偷